产品中心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

时间:2018-12-21 15:34 作者:admin 点击:

    上海明珠线开通后首次运营,副市长韩正同志还特意邀请我和他同乘一节车厢,参加了首运仪式。
  后来又发生一件事。英国老牌汽车公司罗孚汽车公司濒临破产时,上海汽车公司购买了罗孚公司的产品技术专利。后来罗孚公司又准备出售其生产资产时,南京汽车制造厂和上海汽车公司都去英国竞购,结果南京汽车制造厂捷足先登,拆回了罗孚汽车公司的生产设备。实际上,由于内斗,两家的引进都不完整。随着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国家计委希望这两个地理位置接近的汽车制造企业能够合并重组为一家汽车企业,并且共同规划分工生产引进的罗孚汽车,也就是现在的荣威和名爵汽车。这件事在南京汽车制造厂的阻力很大,他们觉得自己是被上海汽车公司兼并了,感情上难以接受。最终在曾培炎同志和国家计委的协调下,加上两个地方政府的支持,两家企业合并成了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南京汽车制造厂整体并入上海汽车公司,在荣威和名爵汽车的生产上也发挥各自优势,做了合理分工配置。这个曾经中国最大汽车兼并重组项目即使在今天来看,也是一个大动作。
  当时从上到下有不同看法,难度和阻力可想而知。好在在国家计委的统一协调之下,上海市和江苏省、南京市政府都能从全局出发,从组织机构上、人事安排上做了重大调整。如今,南京汽车制造厂发展得很好,可以说在全国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汽车工业合并重组案例。上海汽车公司和南京汽车制造厂合并重组南京汽车制造厂曾是中国汽车工业的骨干企业。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成立后,南京汽车制造厂还是中国汽车工业总公司的直属企业,而上海汽车公司属于上海市的地方企业。改革开放后,上海汽车公司发展迅速,这两个地理位置接近的汽车生产企业各自布置配套零部件体系,显得分散重复,没有形成规模效应。在铸件生产上,南京汽车制造厂计划在南京市迈皋桥建设一个新的铸件生产厂,而上海汽车公司也准备在上海市市郊建设一个新的铸件厂。此事引起了时任国家计委主任曾培炎同志的关注。曾培炎同志亲自协调,希望上海和南京两个汽车制造厂共同投资建设一个规模化、现代化的铸件生产厂,厂址就选在两地之间——发展空间较大的镇江。这件事现在看来似乎简单,但在当时地方各自为政的情况下,捏在一起还真不容易。在曾培炎同志的亲自推动下,最终两地政府和企业都同意,共同在镇江投资一个现代化、量产规模化的铸件生产厂,引进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意大利泰克西铸件生产企业的技术,共同投资组建了华东泰克西汽车铸造有限公司。这件事现在回顾起来做得十分正确。为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该行积极参与金融要素市场国际化进程,先后成为“沪股通”独家结算银行、“港股通”结算银行及独家指定银行、中债登担保品中心唯一结算行、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对卢布同步交收业务”独家代理结算银行;叙做“上海金”首笔定价交易,研发推出市场上首个挂钩“上海金”定盘价的黄金投资产品——“积利金”;成功叙做“债券通”项下首批现券交易的资金结算;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联合发布中国银行间市场的首个交易型债券指数——“CFETS-BOC交易型债券指数”;助力首个原油期货合约顺利交割,完整实现原油期货全流程金融服务。
  赵蓉表示,未来,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将为上海打造层次更高、营商环境更优、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促进上海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提升,贡献新的、更大的力量。加大民营经济支持力度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当时船舶工业集团(江南造船厂母公司)看好的位置是长兴岛,但是长兴岛的岸线资源有限,长度总计也就8 公里左右。而且除了造船工业以外,其他的一些企业也都看好长兴岛的岸线资源。在船舶工业集团之前,振华港机和中海集团两个企业已经在长兴岛占有了一部分岸线。当时我希望船舶工业集团抓住有利时机,尽早跳出黄浦江到长江岸线去发展。所以我找到上海市发改委主任蒋应时,希望他将长兴岛的岸线全部留给上海的船舶工业集团企业,争取把江南造船厂和沪东造船厂都迁往长兴岛,在长兴岛建设大船坞。但是,由于长兴岛有限的岸线,许多企业都在争抢,不仅有作为央企的船舶工业集团,也有上海的地方企业。最终,上海市将除了原有已经被占用的两小段岸线留给振华港机等两个企业外,其余的岸线都给了船舶工业集团,这才使得今天上海的船舶工业集团可以生产高技术含量的LNG 运输船和深水钻井平台,并为建设强大的海军提供装备保障。民营经济是我国经济制度的内在要素,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近年来,民营经济成为上海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和城市经济活力的重要体现。今年上半年,新设民营企业占上海新设企业总数比重达96.4%。
  民营企业茁壮成长不仅需要适宜的“土壤”,更需要充足的阳光和水分。中行上海市分行充分发挥金融力量,通过推出一项又一项的创新产品,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赖以生存的“养料”。
  截至目前,中行上海市分行已助力16家民营企业成功上市,协助近200家企业完成新三板的挂牌,为超过200家民营企业集团和2000家民营企业提供信贷支持和资金池业务,民营企业客户在法人客户中占比为87%。累计为民营企业叙作内切外贷业务14笔、切分金额近50亿元;发放各类并购贷款11笔、发放金额近70亿元。民营企业贷款在中小企业贷款中占比达九成以上,成为普惠金融重点领域信贷增长的绝对主力。
  赵蓉表示,中行上海市分行一直以来高度重视服务民营经济发展,近年来持续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打造了集信贷工厂、跨境撮合、投贷联动、张江模式、全方位增值于一体的综合服务模式,推出了“37℃中小微企业服务平台”,并发布了《支持民营企业金融产品方案》,实现线上和线下服务的无缝衔接 建设疏浚长江口,打通拦门沙约需30 亿元,国家决定负责投资的大头,剩余部分由上海市和江苏省分摊,上海市承担较多一点投资。为了使洋山深水港建设尽快得到批准,上海市同意在国家投资以外承担较多一点的投资,终于解决了影响洋山港审批的一个障碍。
  洋山深水港到上海临港距离较远,必须建设一座长约30公里的跨海大桥来运送集装箱。这座东海大桥当时是全国最长的海上桥梁,需要的投资不少。按照当时解决资金的思路,一是向国家要一点;二是贷款,贷款建桥,收费还贷。也就是说,对每个经过该大桥的集装箱要收取一定的费用,用于归还贷款。但是如果采取这种办法,会使在洋山港装卸的集装箱成本提高,影响货主在洋山港装卸集装箱的积极性。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同志拍板决定东海大桥的全部投资由上海市出,并且今后对集装箱不收过桥费,自由通行。这个决策也是洋山港得以繁荣的重要因素。 2018“沪上金融家”评选奖项揭晓,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行长兼上海人民币交易业务总部常务副总裁赵蓉荣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2018年度人物”。
  发祥于上海的百年中行,是我国全球化、综合化程度最高的商业银行。作为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的掌门人,赵蓉带领团队发挥集团全球化、综合化优势,在“一带一路”建设、自贸区建设、科创中心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重大国家战略推进中,紧跟国家战略部署,加快金融创新,取得了明显实效。据介绍,中国银行为进博会深度定制覆盖展前、展中、展后三个阶段,涵盖基础产品、特色产品、专属产品三大类,集“合、汇、保、融”四位一体的进博会专项金融产品,以及全币种、全时段、多渠道的金融服务体系。展会期间,中国银行还专门设立临时网点、业务及政策咨询台,提供包括注册投资流程、人民币跨境政策、外汇政策、金融服务产品及业务流程等在内的全面信息咨询服务。
  进博会举办期间,中国银行协助中国国际进口博览局承办了“一场对接盛会”和“两大主题”论坛,即为期三天、覆盖进口博览会全部七大展区30个细分行业的展商客商供需对接会,中意企业家委员会会议以及人民币助推跨境贸易与投资便利化论坛。此外,中行还承办了中墨企业家高级别工作组第六次全体会议等多场主题活动。赵蓉介绍,展商客商供需对接会作为进博会最大规模的配套活动,达成实地考察意向601项,意向成交657项。
  助力自贸区、“一带一路”和要素市场建设勇当对外开放先行者上海自贸区成立五年来,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发挥首批通过人行上海总部分账核算体系验收的先发优势,从跨境人民币借款、双向资金池、集中收付,到自由贸易账户项下的存贷、汇兑、保值等业务,累计办理40余项“先行先试”创新业务,几乎囊括了自贸区金融改革政策出台后的每类首单业务,有力支持了各项金改政策的落地。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中行上海市分行累计为客户开立自由贸易账户超过1.65万个,列市场首位。FT项下人民币存款、外币存款均列市场首位;人民币贷款、外币贷款均在四大行排名第二,取得了较好的业务发展。自贸区重点产品方面,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批准跨境人民币双向资金池103户,为16家跨国公司叙做外汇集中运营业务,为3家企业办理跨境人民币经常项目集中收付业务。 上海浦东开发开放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继深圳特区设立之后的又一个重大战略决策。历史已经证明实施浦东开发开放战略的正确性,它使上海的发展迈入一个新阶段,为国家作出了重大贡献,同时带动了长江经济带乃至全国改革开放工作。
  上海的发展、浦东的开发开放需要建设一系列重大基础设施工程,包括机场、深水港、电站、过江通道、高铁车站等。这些重大工程的建设有力地保障了浦东的开发开放和上海的经济腾飞。但是在这些重大项目的决策过程中,地方与部门、部门与部门、地方与中央之间,从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最初的方案难免不尽一致。可喜的是,上海市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从大局出发,不仅从上海的角度出发,更从全国的规划布局出发,最终都达成了统一的意见。现在回首这些争论、决策和全局的思考,给我们留下了十分宝贵的经验。
  过江通道路由的决定崇明岛是我国继台湾岛、海南岛之后的第三大岛。建设到崇明岛的过江通道,继而再到苏北,是我国沿海高速公路大通道的一个组成部分。
  最初通往崇明岛的过江通道,有东、中、西三个方案。当时,江苏已经向国家计委上报并获批建设苏通长江大桥,连接毗邻上海的常熟与长江北岸的南通。上海市最初考虑通往崇明岛的过江通道方案以紧邻苏通长江大桥的西方案为主,但是如果按此路由建设过江通道,距离苏通长江大桥太近,两者相距只有40公里左右。而在长江上,苏通长江大桥和江阴长江大桥的桥间距离约90公里;江阴长江大桥到润扬长江大桥的桥间距离也是约90公里;润扬长江大桥到南京长江大桥的桥间距离也约90公里。如果按西方案建设过江通道,从全局看显得不够协调。因此,我们强烈建议,上海市应主要考虑按东方案建设通往崇明岛的过江通道,即从外高桥通过江底隧道先到长兴岛,这一段是长江的主航道,再从长兴岛以桥梁方式到达崇明岛,与岛内公路相连接。
  从崇明岛到南通也同样有东、中、西三个方案。按此路由建设,有隧有桥。全部通道的距离比西方案当然要长,工程的造价也会高。
  但是按此方案到苏通长江大桥的距离约90公里,与前面所述的长江上各桥梁之间的距离比较协调,今后随着经济的发展,还可以考虑加密过江通道。上海市委、市政府从全国规划大局出发,最终确定采用东方案建设通往崇明岛和苏北的过江通道。
  西气东输天然气管道进入上海市的第一站是白鹤镇,但当时中石油的有关负责人向我反映,白鹤镇处于上海市边缘,那里有许多老旧仓库和棚户区,上海市给出的天然气管道路由要经过这些仓库和棚户区,会使拆迁的工作量很大,将大大增加管道建设的成本。他们甚至怀疑上海市让管道走这样密集的需拆迁的区域是否是趁机向管道公司转嫁拆迁成本。我如实地向上海市领导反映了中石油方面的意见,上海市领导不争议、不讨价还价,立即与中石油协商,确定了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进入上海市区域的管道走向方案,使得西气东输管道建设进度没有耽误,顺利建成。
  京沪高铁上海火车站站址的选择由于当时存在高速列车是采用轮轨还是磁悬浮技术的争议,最终还是确定京沪高铁采用轮轨方案,只在上海建成了从龙阳路到浦东机场约30公里的一段磁悬浮线路。这段磁悬浮线路显得太短,所以曾有领导同志设想,能否用磁悬浮线路把上海和杭州这两个大城市连接起来。为了给沪杭之间采用什么技术建设高铁留下今后讨论的余地,在2004年1月通过的第一个铁路中长期规划中,上海和杭州之间是开了“天窗”的,没有将京沪和杭甬这两条高铁之间的连接段标明采用什么方案建设。
  铁道部的意见一直是坚持全国高速路网都采用轮轨建设。他们担心今后把这段重要的路由甩在外面,所以把京沪高铁上海站的站址选在七宝镇,这样下一步建设从上海到杭州的轮轨高铁线路会比较平顺。但是七宝镇和上海其他交通设施,如机场、地铁等距离较远,不易形成综合交通枢纽。上海市的意见是在虹桥建设交通枢纽,这样虹桥地区既有机场、地铁、路面交通,还有京沪高铁终点站,可以形成一个立体的交通枢纽。在这一点上,铁道部和上海市的意见相左。铁道部认为,如果京沪高铁终点站放在虹桥,将来高铁延伸到杭州,就要又进来又出去,路由不平顺、不方便。上海市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杨雄同志专程到北京来向我报告了上海市的想法。后来经过艰苦的工作,我和上海市终于说服了铁道部,将京沪高铁上海站选在了虹桥。
  上海轨道交通明珠线车辆的生产点问题随着上海的发展,城市轨道交通的作用显得越来越重要。上海市认识到,作为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轨道交通车辆将会有很大的需求,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为了发展上海市的产业,上海市的制造部门希望能够在上海电气集团已有的基础上,建立一个轨道交通车辆生产厂,以后上海需要的轨道交通车辆就由该厂生产提供。当时分管工业的上海市副市长蒋以任同志带领上海电气集团的领导到北京来向我反映上海市的诉求。
  可是,当时从全国的情况看,类似有上海这样诉求的大城市还有北京、广州、大连等地,他们也都希望在自己的城市建设新的轨道交通车辆生产厂。另外,原铁道部系统有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多家车辆生产厂,如果每个大城市都去搞轨道交通车辆生产厂,今后各城市的车辆都用本地生产的,不仅市场仅限于本地,不能发挥规模经济的效益,又会割裂全国竞争有序的统一市场。因此,当时我的想法是不铺新摊子,利用已有的铁路机车车辆厂来生产城市轨道交通车辆。当时在全国比较有实力的车辆制造厂有长春客车厂、青岛四方机车车辆厂、株洲车辆厂和南京浦镇车辆厂,足以为全国大城市提供城市轨道交通车辆,形成一定的规模经济。
  我先后说服了北京、广州、大连等城市放弃新建城市轨道交通车辆厂的想法,而在以上铁路机车车辆厂中招标竞争选用。南京浦镇车辆厂就在上海附近,应该充分利用南京浦镇车辆厂已有的条件,而其他轨道交通上需要配套的产品,如列车空调器、电器产品等,尽可能利用上海已有的工业基础,发挥上海市的作用。尽管这个想法没能满足上海市的愿望,但上海市顾全大局,采取了和南京浦镇车辆厂合作的方案,没有坚持在上海生产车辆。
  长兴岛岸线的分配随着造船工业向大型化发展,原来主要部署在黄浦江岸边的江南造船厂、沪东造船厂等企业需要从黄浦江畔搬迁到长江沿岸去发展,江南造船厂在外高桥率先建设了外高桥船厂。后来上海申办世博会成功,促使江南造船厂要尽快整体搬迁,原老厂场地作为世博会场馆。
  洋山深水港建设中的几个问题受长江口拦门沙的影响,作为中国最大的港口城市、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上海却一直受困于没有一个大型深水码头。几届上海市委、市政府都在研究如何建设深水码头的问题,设想过多种方案,但是都不能解决上海市所需的深水码头问题。最后,上海市经过反复研究,决定利用浙江省舟山群岛中崎岖列岛中的两个小岛——大小洋山岛来建设深水码头。大小洋山岛间的水道最深达90 米,是建设深水集装箱码头的良好港址。由于洋山深水集装箱码头的建设,上海已经成为世界上集装箱吞吐量最大的港口。现在回过头看,建设洋山深水港是十分正确的,极具战略眼光。可是,洋山深水港的建设在当年决策过程中却争议很大。当时交通部认为应该治理长江口,打开影响船舶进入的拦门沙,后来也曾提出过在外高桥五号沟建设深水港口。是建设洋山深水港还是打通影响长江航运的拦门沙,意见不能统一。为了推进上海深水港的建设,同时改善长江航运,国家发改委决定这两个项目同时进行。
  服务进口博览会 打响“上海服务”品牌今年11月,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开幕,作为全球第一个以进口为主题的国家级展会,进博会吸引了来自世界172多个国家与地区的3600余家企业参展。为了放大进博会的带动效应,叫响金融服务品牌,中国银行积极参与其中,发挥平台优势提供综合服务支持。
  中国银行是我国唯一一家持续经营超过百年的商业银行,海外机构遍布56个国家和地区,包括23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际结算量、跨境人民币结算量稳居同业首位,是境内进口贸易结算的主要渠道和服务银行。作为“双奥银行”,中国银行在众多国际大型展会、重要赛事和重大活动上,都留下了匠心金融服务的完美印记。
  赵蓉说:“作为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银行类综合服务支持企业、中国国际进口博览局的开户行和战略合作伙伴,中国银行在金融产品、主题活动、现场服务等方面为进口博览会提供全方位支持。”
  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方面,近年来,该行依托中国银行全球首创推出“中银中小企业跨境撮合服务”品牌,主动联合海外分行,积极对接地方政府、沿线各国政府相关机构等“一带一路”建设的主导力量,挖掘合作潜力,先后组织近700家本地优秀企业,与来自全球的800余家企业对接洽谈,为中小企业搭建起互联互通的桥梁。累计为31个沿线项目提供资金支持逾130亿元,提供跨境担保项下授信近800亿元,业务领域覆盖基础设施建设、能源、民生消费、港口等多个行业。